大连一市民被打伤刑事立案一年多无果 派出所回应 _炸豆腐网

      <kbd id='TCscb'></kbd><address id='rw3BJ'><style id='n95HU'></style></address><button id='Od4WV'></button>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大连一市民被打伤刑事立案一年多无果 派出所回应

          点击:91841
            

            大连一市民被打伤刑事立案一年多无果,派出所:近三月正推进

            辽宁省大连市一位市民被人打伤,当时就报了警,随后被鉴定为轻伤二级,刑事立案至今已经一年多。伤者称,涉案人已承认打人,案件却至今没结案,“‘凶手’仍逍遥法外”,她怀疑案件受到他人干预。

            近日,辽宁省大连市金州新区居民李桂清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称,她不明白自己被打伤这样一起“简单的、普通的案件”为何迟迟没结果。

            12月4日,办案民警、大连市公安局金州分局复州湾派出所孙姓副所长告诉澎湃新闻,三名涉案人与伤者沾亲带故。此前一年多的办案情况,他不太了解。但他到任三个月来,一直在推进该案件,做了大量工作,“能做的,已经穷尽了。”

            孙姓副所长称,该案件事实清楚,但细节存疑。三名涉案人起初不承认打人,目前已有两人承认打人,但仍否认直接持棍击打受害人腰部致其骨折。警方正联系相关司法鉴定机构,对伤者的成伤原因进行鉴定。警方给前述两名涉案人办理了取保候审。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邢鑫向澎湃新闻分析认为,该案件在司法鉴定、立案等多个环节均存在不同程度地超过办案规定时限的问题,“存在拖延时间的嫌疑”。此外,办案时间已长达一年多,客观上也给了涉案人充分的时间活动,甚至串供。

            大连市公安局孙姓工作人员回复澎湃新闻称,相关部门已对该案件进行过核查,“一点问题没有。”

            14日,孙姓副所长告诉澎湃新闻,该所工作人员昨天(13日)已将李桂清的伤情鉴定、住院资料等文件寄出,联系相关机构,尝试对其成伤原因进行鉴定。等有了结果,再提交给检察院。

            伤情鉴定结果。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曲折:出院三个多月才进行伤情鉴定,刑事立案“花了”一个多月

            据李桂清讲述,一年半以前,2018年5月17日下午四点左右,因不想卖自己家果园地等琐事或矛盾,她与于某(一)、汤某某、于某(二)发生冲突,并被打伤。她当时就报了警。警方在现场建议她先就医。次日,警方给她做了笔录。

            李桂清称,2018年6月6日,她出院。随后,她就要求警方进行伤情鉴定。

            但鉴定过程颇为波折,三个多月后才进行。

            李桂清说,当地司法鉴定机构原来称能鉴定,随后又说鉴定不了;让重新拍了CT再拿过去,但还说鉴定不了。因此,伤情鉴定迟迟没能进行。

            2018年9月12日,在复州湾派出所民警的陪同下,李桂清去了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伤情鉴定。

            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中心2018年10月10日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李桂清入院治疗并被确诊为L2腰椎横突骨折、头部外伤、右大腿软组织挫伤。该中心作出鉴定意见:李桂清腰椎横突骨折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头部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律师邢鑫向澎湃新闻分析称,根据公安机关办理故意伤害案件程序规定,公安机关受理伤害案件后,应当在24小时内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告知被害人到指定的鉴定机构进行伤情鉴定。具备即时进行伤情鉴定条件的,鉴定机构应当在受警方委托之时起,24小时内给出鉴定意见,三日内出具文书。

            立案告知书显示,鉴定结果出来一个多月后,2018年11月21日,大连市公安局金州分局才予以刑事立案。

            “但此后,案件再无明显进展,伤人者至今都逍遥法外。”李桂清称,她多次去问询案件进展,民警要么说在请示上级,要么说还需要鉴定,一直拖到现在。

            对于立案时间问题,孙姓副所长向澎湃新闻表示,他当时未到任。他听说当时打人一方对李桂清的伤情鉴定结果有异议,但不清楚为什么后来又没重新做。

          伤者的骨科检查影像

          打人者终于承认打了人,但否认致其骨折

            数月前仍担任复州湾派出所所长的程姓民警曾经手该案。

            立案告知书 受访者供图

            他告诉澎湃新闻,警方确实以故意伤害案立案,但一直未结案的原因在于,涉案人与李桂清沾亲带故,系亲属,此事系亲属间打架。而且事发现场没有监控录像。据调查,当时除了四名涉事人员,还有邻居等一共有十多个人在现场,“李桂清的伤是摔跌造成的,还是怎么造成的?”“大连地区没一家(机构)给她做鉴定的,都推。”“很复杂。”“现有证据看,不是完全充分。在这种情况下,对犯罪嫌疑人采取什么强制措施,我们有点犹豫。”

            涉案人于某(一)向澎湃新闻否认曾殴打李桂清,而称李桂清身上的伤是自残所致。

            “她说我们打她了,就打她了?她鉴定为轻伤是自残的,我们没动她一下。我们谁也没打她。”于某(一)说,李桂清曾咬到汤某某的手指。汤某某是于某(一)的女儿。

            但随后,12月4日,调任复州湾派出所不足三个月的孙姓副所长告诉澎湃新闻,目前,于某(一)已承认与李桂清发生过撕打。但于某(一)只承认撕打李桂清的头部,不承认持棍击打其腰部。而且,双方冲突有一个先后顺序。据了解,李桂清当时是和汤某某撕打在一起,汤某某的手指被咬。随后,于某(一)参与撕打。

            孙姓副所长表示,警方目前需要确认李桂清腰部的骨折是被木棍击打所致,还是撕扯过程中摔倒所致?打人者该承担多少责任?谁是第一责任人,谁是第二责任人?所以,“成伤机制(鉴定)很关键。因为这个案件定性故意伤害是没有问题的,但责任划分是存在问题的。这个东西(检察院)肯定会要。”

            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正常情况下,伤情原因需要警方调查取证。他说,“被人打(伤)之后,警方需调查取证。我们只能验伤。”“是被打伤的,还是自己受伤的,这个我们做不了。”

            孙姓副所长称,由于中国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无法进行相关鉴定,该派出所工作人员目前已经联系了上海的司法鉴定机构,将寄送材料,看是否能鉴定,“防止白跑一趟。”

            李桂清质疑称,一年前,2018年11月份,复州湾派出所民警就说联系相关鉴定机构,进行成伤机制鉴定,但一直没有进展。

            12月13日,北京法医司法鉴定咨询中心主任、主检法医师王鹏博士告诉澎湃新闻,相对于其他鉴定事项而言,成伤机制鉴定有一定技术难度。材料是否充分、齐全,有时会明显影响能否鉴定以及鉴定结果的可靠性。成伤机制鉴定的鉴定人最好能对伤者亲自查体及询问。即便如此,部分案件最终仍不一定能做出明确的结果。

            王鹏表示,按照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相关规定,鉴定一般不超过30个工作日,疑难复杂特殊技术问题可延长30日。

            如果成伤机制鉴定做不出来,怎么办?李桂清说,她还没想好。对方三人将她打伤后,至今未道歉。

            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委员会副主任、律师彭逸轩则向澎湃新闻表示,警方不能把侦查权交给鉴定机构。他认为,成伤原因鉴定并非该案件的关键。

            孙姓副所长告诉澎湃新闻,警方已重新制作了案件笔录;此前三名涉案人都不承认打人,目前,已有两名承认打人。警方给这两名涉案人办理了取保候审。目前,该案件尚未移交检察院。警方此前尝试调解过一次,但未成功。

            澎湃新闻记者 吕新文 喻琰 实习生 朱子骁 顾嘉乐

          【编辑:陈海峰】
          顶一下
          (71755)
          踩一下
          (93001)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